首页 > 新闻 > 社会百态 > 正文

起底“论文大神”董鹏:文章是抄的 身份是假的

今年5月,《中国自动识别》杂志对董鹏进行报道,文章称其为物流专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成都商报记者 张柄尧

■5年发表文章约800篇,上了百余种学术期刊

■涵盖物流、经济、美学、心理学、电影等多个领域

■供职单位多变,自称专家、教授级高工、首席顾问

■“通过剽窃形成成熟、工业化的论文生产流水线”

2011年起,一位叫董鹏的人,5年里在一些行业报刊和学报学刊发表约800篇文章,大多数为论文。这些文章涵盖现代物流、产业经济学、美学理论、古代文学、心理学、电影戏剧等诸多领域,其人可谓“论文大神”。 但经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论文大神”还有另一副面孔——他通过伪造各种高大上的身份,虚构、篡改国家级科研项目,再胡乱弄上一些显赫的论文合作者,就这样在上百种学报学刊上发表署名文章,而且还一稿多投。近日,成都商报记者说服董鹏接受采访,他承认自己的抄袭行为并一个劲道歉。他坦承自己没上过大学,更无博士学历,诸多合作者也是他乱写上去的。

至于他的真实身份,成都商报调查发现,董鹏曾是一家普通公司的跟单员,他自称现已离职待业。至于抄袭目的,他称最初只是奔着提高个人知名度而去的……

真身>

曾是一公司职员

并非高管、战略顾问、首席研究员

8月26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卡莱(梅州)橡胶制品有限公司获悉,此前董鹏确在该公司上过班,“不过,他已在2015年离职。董鹏在我们这里上了近十年班。他并非我们这里的高管、战略顾问或者首席研究员,只是我们这里的一名跟单员。”卡莱公司方面表示,公司对董鹏并无学术方面要求,“对他发表论文的事情,我们不知情。不过,此前曾有人给我们打来电话核实论文抄袭一事。”

对话董鹏>

我没上过大学,也不是博士

抄袭本为出名,找个好工作

经过多次沟通后,董鹏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采访。

成都商报:根据媒体报道,你自称2005年毕业于西北大学自动化专业。在一篇论文中,你自称是博士,你的真实学历究竟是什么?

董鹏:我没有在西北大学上过学,也没有上过大学。我也不是什么博士。我就没有什么学历。

成都商报:论文中,你的供职单位包括卡斯塔集团、AIP集团、卡莱(梅州)橡胶制品有限公司,你的真实身份和职业是什么?

董鹏:我确实在卡莱公司上过班。但现在我已经失业,没有工作了。卡斯塔集团、AIP集团都是我虚构的。

成都商报:你论文中出现的包括吉林大学博士后贾联哲等多名合作者,你和他们真有过合作吗?

董鹏:那是我的错,我乱写的。

成都商报:你怎么开始写这些文章?怎么又抄袭别人呢?

董鹏:最开始我只是想把自己的工作经验和大家分享。当时主要撰写了一些管理类文章。对于部分文章中存在抄袭或者说来源问题,我不想再说了。但我愿意向徐剑华教授,还有被我抄袭的每一个人真诚道歉。

成都商报:发这些论文有没有给你带来什么好处?

董鹏:最开始发论文时,我只是希望提高一下自己的知名度。但没想到很快就走偏了。自古名利不分家嘛,我原本以为有了知名度就可以找个好点的工作。刚开始我还给一些杂志社交了版面费。最近一两年名气大了,就不用交版面费了。大多数学术期刊实际上是没稿费的,我也没有拿这些论文去评职称。我现在是一名失业人员,在家待业了,有什么好处呢?总之,我以后真不敢这样做了。我再次向公众道歉并诚恳接受社会监督。

发现

老教授打假

董鹏抄袭行为浮出水面……

自从发现自己的论文被抄袭后,72岁老教授徐剑华开始了一场与抄袭者的角力。

2015年第7期《中国船检》杂志上,上海海事大学教授徐剑华发表了一篇名为《大船功过谁与评说》论文。今年1月,他发现该文被一个名叫董鹏的人抄袭,并冠以《集装箱船大型化是与非》《集装箱大型化的幕后推手与发展趋势》等名,先后发表在《中国港口》《中国对外贸易》等至少5种以上专业期刊。抄袭文章部分为董鹏独立署名,部分为董鹏、胡培新、季伟等联合署名。“经比对,董鹏所发表的文章,分别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左右篇幅与我的文章雷同。”徐表示。

成都商报记者将《大船功过谁与评说》与《集装箱船大型化是与非》进行比对,发现董文1300多字完全与徐文一样,雷同文字占董文字数比例超过30%。徐剑华随后开始了“学术打假”,他还发现了一个惊人秘密,董鹏通过虚构、篡改科研项目,虚构与北京大学、吉林大学等知名院校博士、博士后“合作”,大量抄袭发表文章。

董鹏发表作品与被抄袭作品(部分)

发表作品:《如何打造高品质的企业文化》

作者:董鹏(中益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顾问)

发表刊物:《供电企业管理》2016年第6期

被抄作品:《国有企业应打造高品质的企业文化》

作者:陈甫林(凉山州文化旅游发展集团党委书记)

发表刊物:《新城乡》2016年第3期

发表作品:《日本电影现实主义美学之探讨》

作者:董鹏(顺达咨询有限公司)

发表刊物:《传媒》2016年第7期

被抄作品:《新世纪以来日本电影的现实主义美学》

作者:金卉(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学部戏剧影视学院2014级硕士研究生)

发表刊物:《当代电影》2016年第3期

调查

身份很多变

供职单位忽这家忽那家,

忽而高管,忽而首席研究员

多条相互交叉的信息印证,长期在学术圈游走的董鹏,身份经常发生变化。其使用最多的供职单位为卡莱(梅州)橡胶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莱公司),另外还有AIP集团、卡斯塔集团、通达管理咨询公司等多个公司,职务则有首席战略研究员、首席顾问等。

胡培新是董鹏的一名长期合作者。通过中国知网检索,成都商报记者发现,两人合作文章达50余篇。去年1月,两人发表于《北方金融》杂志上的文章《快递转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董鹏的单位是卡莱公司,几乎同一时间,两人共同在《现代物流报》撰文《零库存管理认识的四大误区时》时,董鹏身份变成卡斯塔集团的高管及研究员。而在2014年,董鹏、胡培新二人发表的《突破农村物流瓶颈之路》中,董鹏则供职AIP集团。初步调查显示,通过不同身份,董鹏的文章上了百种以上学术期刊。其中以“董鹏+卡莱公司”为关键词在中国知网上检索,自2011年来,董鹏发表论文达681篇;以“董鹏+卡斯塔集团”检索有90余篇;以“董鹏+AIP集团”检索有50余篇……

约800篇学术文章也使得董鹏成了“专家”,不断有期刊专访他。最新一次专访在今年5月,《中国自动识别》杂志以《中国物流,看的见未来》为题对董鹏进行报道,文章称其为物流专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2014年11月,《企业家日报》发表专访文章《董鹏,在追梦的路上狂奔》,董鹏的身份是AIP集团生产计划主管、首席战略研究员。同年8月,《现代企业文化》专访董鹏,其身份为卡莱公司主管。而《进出口经理人》杂志发表于去年9月的《董鹏:探寻物流供应链之“流”》一文中,董鹏的身份又变为了卡斯塔集团首席战略研究员。

在这些专访中,董鹏身份不断变化,但配图显示其系同一人。《现代物流报》一位采访过董鹏的女士,此前她没和董鹏见过面,“主要通过电话、邮件等方式完成采访。照片也由对方提供。因董鹏长期供稿,对其专家身份,我没怀疑。”

抄袭很疯狂

“一年发表200余篇抄袭论文,

并且一稿多投,很多刊物上当”

成都商报记者梳理董鹏已发表的论文发现,董鹏的“研究”领域竟涵盖了现代物流、产业经济学、企业管理学、美学理论、古代文学、心理学、电影戏剧等多个领域。

董鹏还存在大量一稿多投行为。其中以《基于供应链视域下的生产运营计划制订和管控研究》一文为例,先后有《沧州师范学院学报》《北京石油管理干部学院学报》等28家学报学刊刊用。其中,董鹏虽均为第一作者。

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董鹏的抄袭和一稿多投行为,已引起部分学刊编辑注意。其中《宏观质量研究》杂志去年2月刊发声明称:“董鹏在《实事求是》杂志2015年第1期上发表的《质量时代:中国经济的重大转变》一文,全文抄袭我刊2014年第4期文章《我国经济增长从“速度时代”转向“质量时代”》。如此明目张胆的抄袭行径,令我们十分震惊和愤慨。”

武汉《服饰导刊》编辑李强表示,该刊收到过董鹏大量投稿,但从未发表过。在办刊四周年总结中,《服饰导刊》称,“董鹏利用其对网络的熟悉和相关刊物稿件在上传中国知网前先在其官网上论文免费获取存在的时间差,一年发表200余篇囊括经济、管理、哲学、艺术、政治等多学科内容的抄袭论文,并且一稿N投,全国很多刊物上当受骗。”

“合作者”可疑

至少来自30余所高校,多人系虚构

部分系真人 声称被董蹭名声和利用

成都商报记者对董鹏已刊发论文的合作者梳理发现,合作者至少来自国内30余所高校,涉及北大、北师大、中山大学、江阴职业技术学院等院校。其中以刊发于《达州新论》的文章《统一战线在建设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的作用探讨》为例,第二署名人贾联哲的身份,刊物上标注为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此外,南开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博士赵雪琪,北京大学张伟,中山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后流动站在站博士后陈智慧,北师大心理学院讲师、博士郑慧敏等人,均在董鹏涉嫌抄袭的文章中以合作者身份出现。

不过,成都商报记者相继与吉林大学、北师大、南开大学文学院等取得联系,上述高校均回复“查无此人”。其中,吉林大学方面专门负责管理博士后流动站的人员称,学校贾姓博士后中,没有一个叫贾联哲的人;北师大心理学院表示,该学院没有叫郑慧敏的人。

董鹏合作者中也有部分人真实存在。8月25日上午,天津市交通与物流协会联络部部长胡培新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确与董鹏有过多次合作,但他否认自己给过董鹏好处,也否认自己借论文谋利,“我已不需要这样做了。相反,董鹏蹭我的名声可能性更大。”

在一篇名为《全球化背景下的制造业生产调度体系探讨》文章中,董鹏罗列出了5名合作者,包括哈尔滨工业大学船舶工程学院于昌利、中南民族大学董银红等人。2011年,该文刊发在《南京财经大学学报》等19种学术刊物中。成都商报记者网络检索发现,上述5人确为相关大学教职人员。上月,于昌利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事发时自己正在国外读书,“当时我在《现代制造工程》发表了一篇文章,董鹏给我来信并附上一篇文章,希望我提一点意见。没想到他拿到文章后未征求我意见就擅自加上我的名字发表。”于昌利称,“担心别人误认为我学术不端。我曾给上述刊物写过信,希望发一个声明,没想到对方不理,董鹏也一再推诿,此事不了了之。”

篡改科研项目

在论文中假称自己承担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两个项目

更让人吃惊的是,董鹏发表的部分论文还大肆伪造、篡改国家科研课题。其中,在《基于供应链视域下的生产运营计划制订和管控研究》中,董鹏称自己目前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两个在研资助项目:

1.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科学基金“技术创新网络结构演变下知识扩散对企业成长的影响研究:基于CAS理论的视角”,项目批准号:71102149;2.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资助“突发事件决策知识快速反应系统研究”,项目批准号:70571011。

但成都商报记者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官网上搜索得到的结果表明,这两个项目的名称与批准号丝毫不差,但项目负责人和参与人名单中均没有“董鹏”或他的论文合作人吴炬文的名字。

同样,在董鹏与他人合作的《我国高校女教师心理健康实证研究》一文中,董鹏表示,这是国家人文社科基金2011年度项目(11ZXz002)“高校专任女教师压力研究”。但成都商报记者从《2011年度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立项名单》查证,批准号为“11ZXz002”项目,名称应为“后移民时期三峡库区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机制研究”,项目负责人为重庆社会科学院孙元明。

举报者的无奈:他非高校教师,难被惩处

举报者徐剑华表示,董鹏通过剽窃和一稿多投形成了成熟的、工业化的论文生产“流水线”。

徐剑华曾担任过上海海事大学学术委员。让他无奈的是,经过大量调查核实,他已有确凿证据证实董鹏的抄袭行为,但如何规制董鹏这样的人则是一个难题,“如果对方是一名高校教师,一旦发现抄袭,将面临包括解除教职一类的惩处,但这些惩处无法在董鹏身上奏效。”

最后,老教授徐剑华选择给自己知晓的学术期刊编辑部去信,揭露董鹏的不端。截至目前,徐剑华已给约80家期刊写过信,包括《中国港口》《中国船检》等多家期刊已回馈,称收到反映后已将董鹏拉入黑名单。

不过,考虑到目前中国各类学术期刊共有约5000家,徐剑华表示,自己确实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一家家地去提醒。

9月7日,董鹏给徐剑华发去一封致歉信。信中,董鹏表示已认识到自己错误,“由于我的不正当行为,对社会造成了极大的恶劣影响,而深感自责。”“您年长我36岁,您的教诲,我会重新做人。请相信,时间会说明我的诚心诚意的改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何 旭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

下载掌上滁州,看滁州新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