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百态 > 正文

预订年夜饭火爆线上线下 部分餐厅仍存在最低消费

预订年夜饭火爆线上线下

多家餐厅顾客限时就餐,市食药监局提示预订需要“知根知底”,部分餐厅最低消费、服务费依然存在

点击进入下一页除夕夜,老字号全聚德前门店,一位工作人员为吃年夜饭的客人送上“福”字祝贺新年。

1月27日除夕夜,18点,北京城华灯初上,东南二环的一家全聚德饭店,坐满了吃年夜饭的人们,门口还有二三十位顾客正在等座。

“我们三层楼,可以容纳900名顾客,现在都坐满了。”饭店的工作人员说,下午三点后就陆续有顾客来吃年夜饭了,厨房一直供应到晚上9点半。顾客李先生夹起一张面饼,卷起几片烤鸭,递给父亲。“家住附近,每年年夜饭都来这吃,今天排了40分钟才吃上。”

记者春节前夕,探访多家北京老字号餐厅,除了预订爆满以外,也发现了餐厅收取最低消费、服务费等现象。

  老字号一座难求 顾客分拨就餐

年夜饭如果不提前预订,要想在餐厅吃上年夜饭可不容易,要想吃上老字号饭庄的年夜饭就更不容易。

昨日,记者探访京城多家老字号餐馆,除全聚德天安门店表示因人手不够,除夕不营业外,其余老字号餐馆均有年夜饭供应,多数餐馆年夜饭的“头堂”已提前订满。

“一个月之前就已经差不多订满了。除夕不接受散座,大厅摆的都是大圆桌,都已经订出去了。”砂锅居六里桥店的工作人员称。“包间只有中午的了,下午的包间一个月前就订满了,只能在大厅拼桌。”东来顺呼家楼店的工作人员称。

为满足更多人的用餐需求,多数饭店实行分拨就餐。同和居月坛店工作人员介绍,“我们中午两拨餐,晚上两拨餐,各是两个小时。”即便如此,这家饭店各个时间段包厢也早被订满。

分拨就餐也带来了用餐时间限制的问题。便宜坊酒仙桥店年三十有3档餐,“就餐时间仅限两个小时,您走了之后我们只有半小时收桌摆台时间,下一拨马上就到。”便宜坊酒仙桥店工作人员说。

  不提倡预订“不知根知底”的厨师

近年来,从网上预订私厨到自己家中做饭的现象逐渐增多,尤其是到年夜饭时,私厨变得更加抢手。

1月26日,记者浏览某“私厨预订”APP发现,在年夜饭预订的栏目中,有三种套餐,价格分别为1888元、3888元和8888元。8888元的套餐名为“金鸡报晓宴”,其中包括酱牛肉、盐水鸭等6个凉菜,红扒肘子、清蒸石斑鱼等12个热菜和一份三鲜水饺。

当用户预订套餐后,会有厨师上门进行服务。除此之外,客户还可以先预订自己心仪的厨师,再告知其自己想吃的菜,让厨师上门制作。在该APP的“厨师”一栏,记者发现每位厨师的擅长菜系、预订次数都被标注出来,有的厨师预订次数达到800、900人次,但多数厨师预订次数在20、30人次左右。按照价目表显示,预订年夜饭厨师,价格1288元起。该APP客户经理告诉记者,目前,预订通道已经关闭,“厨师们在两个星期之前已经订完了。”

该APP显示的厨师招募条件为5年以上的厨师工作经验,三证(身份证、健康证、厨师证)齐全。但有客户表示,由于厨师们的健康证、厨师证等证件并没有展示出来,大家对饮食安全还有一些担忧。此前,据媒体报道,通过网上预订的私厨在烹饪过程中,未主动出示过相关从业资质,而且洗菜、洗肉不大认真。

对此,1月23日,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消费提醒称,针对两年来节日聚餐出现的一些新形式,比如在家里自办宴席,从餐饮单位“预订厨师”上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要关注厨师的健康证明,关注食材的来源和品质,关注食材和食物的贮存条件。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餐饮服务监管处处长段志永提醒消费者,不提倡从网上“预订”不知根知底的厨师,连是否经过食品安全培训、是否具备基本的食品安全风险防控知识都无法确证,出了食品安全问题,消费者难以维权。

市食品药品监管局提示年夜饭就餐消费者,进入餐馆时注意查看有无信息公示栏,选择公示信息中餐饮服务量化分级评定在B级、两星以上的餐馆。在选购菜品时,注意慎选高风险菜品,比如生食水产品、裱花蛋糕、野生菌、河豚等。

  半成品菜品、外卖成新选择

为了满足部分人的需要,半成品年夜饭逐渐兴起。从网购平台搜索“年夜饭半成品”,可以搜出数百个相关商家。记者查询发现,这些半成品年夜饭的价格在75元到2588元不等,价位较低的一般只包含速冻水饺、汤圆,价位较高的则包含20、30道菜品。按照“食用说明”,消费者买来这些半成品的菜品后,只需简单加热、加温即可食用。

此外,记者注意到,部分大外卖平台也推出了年夜饭外卖。懒得动手做饭的消费者,可通过外卖订餐,也可以吃上丰盛的年夜饭。

市食品药品监管局提醒消费者,年夜饭预订外卖时,要注意查看订餐平台上餐饮店铺有无《食品经营许可证》,就近选择预订的餐馆,缩短食物运送时间;收到菜品后要检查食品包装以及菜品有无明显变质或其他感官异常问题;不提倡消费者网购生食水产品、裱花蛋糕等对加工、贮存、运输条件较高的食品。

市食品药品监管局负责人表示,节日七天长假期间,12331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热线有专人值班,消费者如果发现餐饮食品安全问题,要保存好相关证据证明,并拨打电话反映。

  - 关注

  最低消费现象依然存在

年夜饭消费的过程也不尽愉快,虽然对包间费、最低消费等“霸王条款”早有禁令,但是记者探访发现,在年夜饭市场这种现象屡见不鲜。

  包间最低人均200元

海淀区的李先生一家今年放弃了去饭店吃年夜饭的打算。“咨询了几家饭店,要么是只能吃套餐,照顾不了家里人的口味,要么有用餐时间限制,感觉吃得匆匆忙忙。”李先生说。

在峨眉酒家王府井店,平时用餐并无最低消费、包间费。但是,大年三十到年初三,饭店却要收取200元的包间费,而且规定包间的人均最低消费须200元。

“我们一共就这十几间包厢,过年这几天预订火爆,供不应求。等过了年初三就不设包间费和最低消费了。”峨眉酒家王府井店的工作人员称。

同春园也设置了最低消费,其工作人员称,“年夜饭大厅人均消费最低150元。您也可以选择我们的套餐,推荐10人1888元的套餐。”

记者查询发现,2014年10月,商务部发布的《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试行)》,其中第十二条就明文规定了“禁止餐饮经营者设置最低消费”。不过,一些餐厅并未有效执行这条规定。

此外,部分餐厅在年夜饭期间制定了“套餐”,顾客用餐不可单点。“年三十都是按套餐走的,跟菜单上的菜还是不一样。”便宜坊酒仙桥店的工作人员称,十人用餐的话,一千多、两千多的套餐都有。

同和居月坛店的年夜饭也只有套餐,8到10人餐最低2580元,最高4288元。“套餐里面都配好了我们家的特色菜,好的有辽参、干烧鱼这些,不能单点。”同和居月坛店的工作人员称。

“三十晚上人太多,我们得提前备出来。提供套餐的话,厨房要提前备菜。”峨眉酒家王府井店工作人员道出只供套餐原因。

  定金押金不能退

在年夜饭预订过程中,定金不能退,也是年夜饭消费中容易引起顾客和饭店冲突的一项因素。烤肉季什刹海总店的年夜饭需要200元定金,“如果不来吃,押金退不了。因为您占着座,临时说不来吃了,我这就订不出去了。”该店工作人员称。

同春园则收取300元定金,工作人员称,“来消费的话从餐费中扣除定金,要是不来定金肯定不能退,如果您提前几天告诉我们,那能退。”

对此,北京律师张新年表示,根据《担保法》规定,给付定金的一方如果不履行合同,无权要求对方返还定金;接受定金的一方不履行合同,则要双倍返还定金。因此饭店的不退定金的做法是合法合规的。

  - 讲述

  “这顿饭就是把家人聚起来”

家住海淀区曙光街道的付锡荣老人今年已有86岁高龄,提及年夜饭的变迁,1931年出生的付老颇有感慨。

付老回忆,30、40年代的时候,老北京人吃年夜饭必备四样凉菜。一个是炒咸食,将胡萝卜切丝儿和芝麻一块炒;二是芥末墩拌白菜;三是糖白菜,将过水白菜和胡萝卜片放糖拌;最后一个是豆儿酱,把胡萝卜、黄豆切成丁,放至肉皮汤里熬成肉皮冻。荤菜则以扣肉、炖猪肉为主。“那个年代的人平时只能吃窝窝头,还有很多人连饭都吃不上。所以,那时候的‘年’对大家来说,就是能吃点儿好的。”

“那时候家里人口多,到年三十儿,老、少二十多口人会聚到一块吃饭。”付老是满族人,满族人的年夜饭很注重规矩,讲究长幼有序。“家里年长的人先上桌吃饭,像我这样的小孩儿得等到长辈吃完才能上桌。”

到60年代的时候,国家对猪肉、牛羊肉等副食品实行凭票定量供应,糕点、糖块也开始按人口分配。“当时,我们家每个月一共能领28斤粮食,包括两斤米、八斤面、半斤油、半斤肉,其余的多是棒子面。”付老称,由于当时物资匮乏,家里人口又多,挨饿是常有的事。

“为了过年能吃顿饱饭、好饭,大家平时吃饭特别节俭。”付老回忆,当时,他们家在年前的几个月就开始“存米、存面”,“省出的面和肉,放在除夕夜包饺子吃”。

80、90年代的时候,人们餐桌上的食物开始丰盛起来。“腊月二十三,大家就开始置办年货了。”付锡荣老人称,“那时候市场一般都在正月十五以后开始营业,于是大家大批量往家购买年货,从三十到十五,顿顿吃肉。”

到如今,付锡荣老人开玩笑称,年夜饭已经失去“解馋”的功能了。“平时人们餐桌上也是鱼呀肉的,到过年的时候,也不稀罕了,都想吃点素的。”由简单到丰盛,从小到大,付锡荣的年夜饭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但对他来说,年夜饭的菜品并不重要,“这顿饭就是为把家人聚起来,过团圆年。”

  新添孙儿成年夜饭话题焦点

杨硕的春节回家路线和许多人相反。他和妻子从湖北的一座小县城,搭火车到重庆,再坐飞机回到北京过年。杨硕的父母早早地在机场等候儿子、儿媳妇的归来。

全家人围坐一起包饺子是杨硕家年夜饭的保留节目。和面、擀皮、拌馅、包饺子,相互配合,消弭了家人之间久不见面的生疏感。

父母总有操不完的心。杨硕在外的三年,头一年除夕,父母询问最多的是工作;第二年杨硕和女友结婚,父母操心小两口的生活;第三年喜得孙儿,饭桌上的话题焦点自然在小宝宝身上。

“宝宝的食量怎么样?”听说才几个月大的宝宝食量相当大,除了每天固定的喂奶,还能吃下一小碗米糊,两颗草莓或者两瓣橙子,两位老人乐开了花。

杨硕说,宝宝太小,恐怕适应不了长途旅行,明年满周岁的时候,一定带回来让二老疼疼孙儿。

父亲老杨是家中大厨,他在厨房煎炸烹煮,四喜丸子、羊肉萝卜丝汤、糖醋里脊、炸虾,一道道老北京风味的佳肴摆满了一桌。直到老杨把压轴大菜干烧黄鱼端上桌,一家人才一齐动了筷子。

这道干烧黄鱼是每年除夕老杨必做的菜,做法考究,要将两面打了花刀的鱼用热油炸透、捞出,再放入“独门秘方”调味汁小火慢炖。“这次特意托同事带了正宗的四川郫县豆瓣酱。”老杨得意地说。

“盼吃爸爸烧的鱼,盼了一整年了。”杨硕在湖北利川县的一所幼儿园上班,去年,他升任行政园长,一年至多抽空回两趟家。

“孩子在外地打拼,有他的道理,小地方人才缺乏,年轻人更容易获得晋升机会,将来回北京事业的起点也更高。”杨家的饭后娱乐活动不多,却是难得的谈心时间。往年,老杨常常给杨硕谈些经验,今年老杨更多是听儿子讲,频频点头,充分理解儿子规划。

A06-A07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陈奕凯 赵凯迪

A06-A07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薛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章舒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