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百态 > 正文

多名男子在KTV强制猥亵少女 被告家属:KTV搂抱很正常

山东省曹县,发生了一桩案情十分简单的“强制猥亵”案,特殊之处,在于其发生在一家乡镇KTV内。

事发KTV

一审刑事判决认为,猥亵场地KTV属公共场所,且猥亵对象为少女,这两点都是强制猥亵罪从重处罚的因素。

被告家属觉得很“荒诞”:KTV内搂搂抱抱很正常,这也算“强制猥亵”?

谁先挑逗?各执一词

这桩“强制猥亵”案,发生在去年8月23日深夜。

32岁的张宇是山东省菏泽市曹县一名出租车司机,家住倪集街道办事处张梅庄行政村。倪集东边,有一个当地知名的消费场所——“天赐情缘”KTV。

张宇

张宇平常爱喝点小酒,8月23日上午,他喝了白酒,晚上6点,他和3个朋友在村里人岳彩强家吃晚饭,又喝了一些啤酒。

饭后,一行人提议到“天赐情缘”KTV唱歌。张宇在外面商店买了两瓶白酒,岳彩强在KTV内买了一箱(24瓶)啤酒。

岳彩强叫了几个点歌员,张宇挑了其中两人。他们的包间是777房间。

一名点歌员叫小曼(艺名),身高1米6上下,微胖,鄄城县人氏,生于1999年8月,案发时未成年;另一名点歌员叫小雪(艺名),她上了一个半小时的班后,由点歌员王欣(艺名)代替。

小曼平常在各乡镇KTV赶场,来“天赐情缘”才一个多月时间,坐过张宇的出租车,也上过张宇的“班”,收过张宇的“生日红包”。王欣是菏泽市丽人礼仪公司员工,她们一共5人与“天赐情缘”签了13天的短合同。

点歌员的工作,是陪客人唱歌、喝酒、聊天,主要目的是推销酒水,一个班为一个半小时,费用为100元。

王欣表示,她们“不提供色情服务”,但有时客人会搂抱她们,做出一些不雅行为,“对这些人,我们一般都是躲避,如果客人不是太过格,我们一般不会与客人翻脸。”小曼则称,如果容忍不了,“就给领班说,让领班处理。”

然而当天晚上玩得实在有点疯。张宇称,小曼原本和岳彩强在一起,但岳彩强摸她,“她就往我怀里钻”,他站在台子上唱歌,“这个点歌员拽我的裤子。”

据当晚到过包间的出租车司机李传彪描述,小曼进包间后很兴奋,除了喝酒、闹,还开些黄色的玩笑,甚至“将白色短裤脱到膝盖处”。

但小曼称,她进包间后陪张宇和岳彩强,张宇喝醉了,一开始就动手动脚,并将手伸进衣服,摸其肚皮等敏感部位,“我没有吭声。”

有人关了KTV的灯,只有电视和点歌器是亮的。

喝酒撒泼 “赖”着不走

张宇当晚喝了7两白酒。接下来的情节,全在黑暗之中发生。

张宇称,点歌员小曼在拽其裤子时,他说:“你再拽我裤子,我就强奸你。”双方随即在言语上相互挑逗,随即岳彩强从身后抱住小曼,他则去脱小曼的裤子,并掀其上衣。

另一名点歌员王欣见状,拍了张宇肩膀,恰好张宇的媳妇打电话来让张宇赶紧回家,他接了电话,行为中止。

小曼描述,当时她扭动身体挣扎,但两人“一人按手,一人坐在腿上”,她无法挣脱,就用脚踢了一下王欣,王欣才把张宇拉开。随后,她跑到卫生间,将事情向经理刘存振说了,“说的时候我就哭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报警了。”

“天赐情缘”KTV开设时间为一年左右,老板是倪集街道办事处油坊店行政村人刘银。

刘银称,当晚他与店里人微信视频,看到有人在店里吵架,他就赶过去,到了店里发现张宇在大门口骂骂咧咧,“我就去劝他,让他走,他不走。”这时店里的点歌员小曼哭着告诉他:“你不能让他了,他把我的衣服扒光了。”他听了很生气,就和张宇互骂了几句,随后刘银报警。

张宇说,当晚准备离开时,他被店里员工“打了一下”,于是,“我就坐在门口骂了将近半小时,谁喊我我都不走,一直到派出所民警把我带走。”

收到“强奸”警情,正在例行巡逻的辖区民警李杰5分钟内赶到了现场。他看到张宇坐在地上,上身赤裸,声称被KTV的人打了,他问张宇身上是否有明伤,张宇说伤口在鼻子上,但李杰细看并未见到明伤,张宇称:“没有明伤就能证明没被打吗?”并开始推李杰的肩膀。

张宇被强行带上警车,一路上仍在骂骂咧咧,对警察“抓他”的行为十分不满。协警李少召称,当晚张宇“断断续续一直骂到天亮”。在此前的拉扯过程中,李少召的警服被扯掉一个扣子。

红星新闻注意到,当晚张宇因“强奸”被抓。另一当事人岳彩强在两个月后被警方刑事拘留。

要钱放人 “涉嫌敲诈”

8月24日,张宇因涉嫌强制猥亵罪被刑事拘留,10月1日被逮捕。

张宇被抓后至今,他的哥哥张国开始了对弟弟长达半年的“拯救”,张国初步掌握的证据显示,当事KTV涉嫌敲诈勒索。

“我以为在KTV和姑娘们嬉闹不算什么大事,弟弟很快就会回来,但是过了20天,他还是没有回家,就急了,觉得不正常。”张国称。

张国通过当地“有名望”的中间人约见KTV老板刘银,但刘银一直不见面,“刘银说10万块可以把人放出来,后来又降到8万,再叫他降,他就不降了。”张国告诉红星新闻,由于他只能给1~2万,谈判陷入僵局。

刘银对张国说,要钱的人是小曼,非他本人。张国表示,要多少钱好谈,但要想办法把人放出来,并“实事求是”地反映问题。对此刘银很生气地表示,这就是事实。之后,张国一直联系不上刘银。

此后,张国通过朋友寻找当事点歌员小曼,获悉9月23日晚小曼会在曹县阎店楼镇“麦克风”KTV赶场,张国以客人身份与小曼接触,“她看起来很成熟,说自己21岁。”

张国出示的录音、录像证据显示,小曼否认了自己的“敲诈”行为。“这个事是店里面处理的,他给人家要8万,我撑死要2万元你知道吧?KTV老板(给我)1万元就不错了,我想赶快把它了了,能早结束就早结束。”小曼还称,只要她一松口供,张宇就能放出来。

当晚双方谈好协议价为1万元,小曼当即给刘存振发了一条短信,内容大概为:此事她已经私人解决,你们都别管了。

张国称,这条信息刚一发出去,“天赐情缘”KTV经理刘存振就回了电话,两人在电话里激烈争吵、互骂。

很快刘存振找到这家KTV,在大门口,刘存振二话不说就扇了小曼一记耳光,在“麦克风”KTV的干预下,小曼躲进KTV内,但刘存振在门外一直喊叫,直到凌晨两三点才气呼呼离去。

10月13日,小曼和张国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张国一次性支付小曼一万五千元作为民事赔偿,“不得再起争执或另行起诉”、“不再追究一切责任”。 10月12日、13日, 张国通过微信给小曼转账3000元、2000元,其余赔偿以现金支付。

“他当时也是喝醉了,我愿意原谅他这一次。”11月17日,小曼告诉检方。

公共场合 如何界定?

“天赐情缘”KTV距曹县县城7公里,目前已经关门停业,当地人称,其关门原因是“纠纷不断”。

负责人刘银的手机目前无法接通,“天赐情缘”KTV经理刘存振也拒绝了红星新闻的采访,他表示,案件具体性质由警方去调查。

继张宇、岳彩强之后不久,当地又有两位年轻人,栽在这家KTV场所之下,罪名是“强制猥亵他人”。

今年1月4日晚,当地人邢立鲁、陈涛、刘同福、陈立朴4个年轻人,在倪集街上吃完火锅后到“天赐情缘”KTV唱歌,遭人报警,邢立鲁、陈涛两人被抓。

1月6日,邢立鲁因“强制猥亵罪”被刑事拘留,1月23日被逮捕。邢立鲁在一份律师会见笔录中说,当晚他们要了多箱啤酒,点了4名点歌员,期间他把一名点歌员拉到另一个房间摸其胸部。点歌员快下班时,他又把点歌员拉到房间拉其裤子,点歌员不同意,这个过程,“没有相互撕扯,就是说了一些醉话,吓唬她了。”

邢立鲁、刘同福的家人告诉红星新闻,事发后,4名年轻人的家长曾和刘银见面,希望把人弄出来,但“刘银开口就要8万”。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陈姝妤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