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国际 > 正文

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的“慰安妇”受害者入土为安

中新社海南陵水8月14日电 (记者 尹海明)8月14日,世界“慰安妇”纪念日,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的“慰安妇”受害幸存者黄有良的葬礼,在其家乡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英州镇乙堆村举行。

点击进入下一页8月14日,世界“慰安妇”纪念日,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的“慰安妇”受害幸存者黄有良的葬礼,在其家乡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英州镇乙堆村举行。图为葬礼现场。中新社记者 尹海明 摄  

8月14日,世界“慰安妇”纪念日,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的“慰安妇”受害幸存者黄有良的葬礼,在其家乡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英州镇乙堆村举行。图为葬礼现场。中新社记者 尹海明 摄

葬礼按照当地黎族习俗举行。亲属和村里乡亲为黄有良老人送行。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等为黄有良敬献花圈。

黄有良儿子胡亚前告诉记者,8月12日晚上9时许,黄有良在家中因病含恨去世,终年90岁。

“前天我还来看黄有良阿婆,送来好心人的资助,她还没来得及享用就离开了。”20年来长期帮扶海南“慰安妇”受害者的志愿者陈厚志14日伤心地说,黄有良11日第一次把受过日本兵伤害的肩膀露出来,告诉我们这是当年被日本兵强暴之后,因为不服从,被他们毒打的伤痕。

2001年7月,黄有良、陈亚扁、林亚金等8名当年海南“慰安妇”受害幸存者一起赴日起诉,要求日本政府谢罪并恢复她们的名誉。案件诉讼长达十年之久,幸存者们在反复上诉与被驳回之间抗挣,最终均以败诉告终。日方法院虽认定了当年的侵害事实,但以“个人无权利起诉国家”为由,判决原告败诉并驳回其上诉。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当天接受中新社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中国大陆的日军“慰安妇”受害者推定在20万人以上。自1995年起,中国大陆24位日军“慰安妇”幸存者、4个控告日本政府的起诉案,原告方全部败诉。

随着黄有良老人的离世,中国大陆“慰安妇”幸存者原告均已辞世。“这一群人消失了,很遗憾!”苏智良说,日本已不再受理中国的战争原告,到日本去起诉这扇门已经关上。

曾陪同海南“慰安妇”受害幸存者远赴日本起诉的翻译(黎语翻译成汉语)胡月铃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当日本宣布我们败诉时,黄有良等阿婆都接受不了,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虽然日本政府宣布我们败诉,但是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事实不会改变,老人没有了,不证明这段历史结束了。”陈厚志的话,说出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心声。

“妈妈生前常念叨官司的事情,对没有打赢官司心有不甘!”胡亚前说,希望能把官司继续打下去。

今年5月11日,90岁的海南“慰安妇”受害幸存者陈亚扁离世,其女儿卓梅英受访时说,“妈妈生前心里一直想着打官司,不接受失败,我们不会忘记那段屈辱的历史,希望能将官司继续打下去,直到打赢!”

苏智良告诉记者,目前登记在册的中国大陆“慰安妇”幸存者仅剩14人,其中4人在海南。14人平均年龄已91岁,身体和生活状况都不太好,疾病缠身,加上战争暴行留下的身心创伤,有些老人睡觉做噩梦还会梦到战争时期,“痛苦伴随着她们的一生。”

苏智良说,这个群体正在远去,但也越来越受到世界的关注,不仅中国有受害者,还有很多东南亚、朝鲜、韩国、荷兰等地的受害者,“尽管‘二战’已过去72年,但这段历史我们不应该忘记。”(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章舒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