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本网评论 > 正文

谣言也是一种“精神病毒”

自新冠肺炎发生以来,各类关于疫情的谣言五花八门。对此,人民网梳理出目前最新传播的“疫情谣言”,希望大家在做好防护的同时能够理性看待,客观分析,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 

越是大疫越多谣言,自古如此。比如清代就有两次大疫中谣言四起,祸害甚烈。

同治九年天津望海楼教案中,关于洋人“挖眼剖心配药”的谣言为何传人甚多?此案早有历史定论,此处且不去说,但对普通百姓对教堂神职人员将死去孤儿下葬前清洗额头等事,讹传为洋教士杀孤挖眼剖心配药,还是有些感触。这些荒诞不经的无稽之谈之所以成谣,大约是因为与那时国人医疗保健知识稀缺相关,华老栓能花钱给儿子买人血馒头治病,那么洋人们用中国孤儿的眼睛和心脏做药似乎也有可能。后来曾国藩处理此案分析原因,便明确了其与国人和洋人文化的差异、信息不畅、历史宿怨等有关。

再看19世纪末的粤港澳地区疾疫(主要为鼠疫)肆虐案例,当时谣言风行、人心惶惶。比如有人传播谣言,谓疾疫乃因铁路而起,此地华人“恐与西人为难,致遭波累”,故“山巅西人纳凉之处,所用华佣悉皆散去”。这其中固然有我族对抗西方列强的正面因素,但是按照现代防疫理论,疫情发生时应严控疫区人口流动,却并没有得到我族同胞严格执行,民众以“西人为难”为恐,竞相奔逃家乡,遂使疫病泛滥。

谣言古今有之,凡无根之语,谓之谣言。以上两例,虽非典型案例,但史实清楚,皆与民智未醒与信息不畅有关,此二者几乎也是所有谣言生成的共同起因,一曰缺智,一曰缺知。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衍生的各种谣言,充斥网络,同样带来了次生灾害。谣言广泛传播,让恐慌随之蔓延,即使病毒具备一定的传播风险,谣言也可以将这种风险和社会代价都成倍放大。

其实,谣言也是一种“精神病毒”,我们要像遏制疫情一样遏制这些“精神病毒”。这就需要相关部门、专家学者、权威媒体在第一时间发声辟谣,以更灵活的方式、更丰富的渠道提升权威信息的到达率、传播的精准度,让谣言止于科学和理性,让谣言在更专业和更科学的信息面前无处遁形。同时,谣言止于智者。作为普通公民,更要自觉提升科学素养、健康素养,戴好防范“谣言病毒”的口罩,做到既不被新型冠状病毒击倒,也不被谣言“病毒”感染,对网络传播的不实信息保持冷静理性,做到“不信谣,不传谣”,防控谣言制造“次生疫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